琴岛资讯
< 主页 > 琴岛资讯 > 学术资讯 >
析热点学法律——从“腾讯”与“老干妈”的合同纠纷
作者:沈彦敏 2020-07-04 18:41

 近日,腾讯携老干妈之手冲上热搜,在网络上闹的沸沸扬扬,加之不少自媒体营销号在其中添油加醋拼命营销,一时间众说纷纭。翻了翻各大新闻以及自媒体平台的评论区,虽然老干妈也是财力雄厚,但财力更加雄厚的的腾讯公司“理所当然”的成为众矢之的,一些不明真相或别有用心的网友或猛烈抨击、或冷嘲热讽,有一搭没一搭,扣的帽子一个比一个大,连上个世纪的陈年老账都被拿出来了,人们仿佛暂时忘了多年来使用腾讯产品给日常工作、生活带来的便利。回到事件本身,很多人似乎并不关心案件事实究竟如何、法律到底是怎么规定的,而只是一味地发泄情绪。鉴于此,窃以为普法任务任重道远,法治之路也当真是道阻且长。

事件来龙去脉限于文章篇幅就不再赘述,大家可自行上某度或某博搜索。另外,如果有兴致,看这篇文章的时候也可以上某度搜索打开《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

一、财产保全

保全包括财产保全与行为保全,在这里我们只说财产保全。所谓财产保全,就是为了避免出现“判决难以执行或者造成当事人其他损害”这样的情况,在诉讼过程中或诉讼开始前,由原告(申请人)申请人民法院对被告(被申请人)的财产(比如房产、汽车、银行账户等)进行的查封、扣押、冻结的一种措施。及时、足额的财产保全可以保证原告在胜诉后顺利执行被告的财产,同时也是一种向被告施加压力从而实现“不战而屈人之兵”的有效手段,减轻当事人诉累、节省司法资源、减轻结案压力。

因此,腾讯公司作为原告,申请法院对被告进行财产保全、法院接到财产保全申请后裁定采取保全措施是再正常不过的程序。并且,根据《民事诉讼法》的规定,诉讼或诉前财产保全措施与案件的实体审理是并行不悖的,二者目的不同。如果在实体审理证明原告“言之有理”后在进行财产保全,这项制度大概也就没什么存在的必要了。其实,在实务中最大的问题不是原告提出保全、法院裁定保全是否“值得商榷”,而是原告无法提供被告的财产线索或者申请了保全法院也出了裁定却封不到什么东西。另外,申请财产保全的数额应当与案件标的额大致相当,比如起诉要求被告还款人民币两万,不能去申请查封价值二百万的房子。申请保全的费用也是按比例收取,但是它不像诉讼费上不封顶,而是无论标的额大小,最多不超过人民币五千元。除保全费之外,申请财产保全还需要向法院提供担保,这个实务操作和法律规定有出入,根据《民事诉讼法》,只有申请诉前财产保全才“应当提供担保”,诉讼保全没有这个要求。但在实务中,无论是诉前还是诉中,申请财产保全法院一般都会要求原告提供财产作为担保。以前,提供担保都需要原告自己提供财产,之后保险公司专门出了新险种“诉讼保全责任险”,所以现在原告在提交财产保全申请时直接向保险公司买保险由保险公司出具保函就行,费率也不高,千/万分之几而已。特别是像腾讯这样的惬意,指不定有多少保险公司等着和它合作,优惠力度应该会更大(当然也不一定,意会即可)。

所以,腾讯公司起诉老干妈、在诉讼过程按法律规定申请财产保全、法院裁定保全并采取保全措施,本身并不存在什么问题。如果确实保全错误并因此造成老干妈损失,就由腾讯公司承担赔偿责任,这就是购买诉讼保全险的作用,和购买车险的道理是一样的。

二、裁判文书上网

无论是民事、行政还是刑事案件,法院在整个诉讼过程中都会做出各种文书,包括但不限于判决书、裁定书、调解书等,根据《民事诉讼法》的规定,判决书、裁定书公开是原则,不公开是例外,而调解书不公开是原则,公开是例外。
如果有兴趣,可以上“中国裁判文书网”,这个网站虽然时不时的崩溃一下,信息量还很全,很多商业网站、软件中显示的裁判文书数据都来源于此。同类型的还有“中国执行信息公开网”。在这两个网站里搜索你感兴趣的人的名字,可能有很多意想不到的“惊喜”。
不仅裁判文书上网,现在很多庭审也是在网上直播的,有兴趣朋友的可以打开“中国庭审公开网”,上边每天有许多庭审直播,观看免费,非常便利,通过观看庭审直播可以对我们国家各类诉讼的庭审程序有一个基本的了解,避免受到一些影视剧的误导。

三、胜诉率

不少人以腾讯公司在深圳市南山区法院胜诉率高为由直接开炮,背后的逻辑其实很简单:有钱人输了案子活该,赢了大概有司法腐败,赢得次数多了怕是已经和当地法院穿一条裤子。其实并不然,只要启动诉讼,最终或胜诉或败诉,概率都是百分之五十,怎么能看到“大户”胜诉或者只要自己或自己支持的一方败诉、对结果不满意就质疑判决、质疑司法公正呢?其实,打官司说白了就是打证据,像腾讯这样的商业巨头,法务部门精英众多,也肯定有相当数量的外部律师。以合同纠纷为例,腾讯公司对外签订一份合同,从起草、修改、审核、签订生效到后期的合同管理、履行,再到争议发生甚至可能发生之后的证据收集、保全,都必然已经形成了一套科学、完整、规范的体系,有了这个前提条件,进入诉讼过程之后,可能想不胜诉都难(和老干妈的这个案子蹊跷的很,自然另当别论)。

所以,这也就是专业法务人员特别是律师存在的必要性:预防和解决问题。所谓预防问题,即根据专业知识和法律实践经验防范于未然,所谓解决问题,即在出现问题之后,分析因果、权衡利弊,提出解决问题的方案、执行并完成方案。以诉讼为例,律师的作用就在于搜集或帮助搜集、整理、呈现证据及证据链条从而构建对己方当事人有利的法律事实、在于寻找并合理运用法律规范、在于将前述两者最大程度的被合议庭采信。

当然,在各类诉讼中,案外因素诸如地方保护、司法腐败有没有?当然有,否则怎么会有这些词汇出现、为什么每年会有这么多的老虎、苍蝇被依法惩治?但是,无论是当事人还是律师,只要没有充足的证据,就不应该做出或引导他人做出这样的猜测、判断。

四、诉讼

在澎湃新闻网看到一篇文章《“腾讯老干妈”案,专家:裁定查封财产值得商榷》,其中有一段话“中南林业科技大学法学教授雷鑫认为,作为行业巨头,腾讯公司与老干妈面对纠纷时,应秉承合作精神、核实情况、共同查清问题所在,如果直接通过司法手段予以施压,或存滥用权利之嫌”。

对此,笔者不能认同的:姑且不论在诉讼之前腾讯是否能与真实的老干妈取得联系,友好协商、人民调解、仲裁、诉讼,都是当事人之间解决争议的方式和手段,虽然成本有高有低,但并无“高低贵贱”之分,法律也没没有规定“友好协商”作为“司法手段”的前置程序,当事人有权在法律范围之内选择自由选择于己有利的方式、手段解决双方纠纷,提起诉讼由司法机关作出最终裁决是合法权利,如何能够与“存滥用权利之嫌”划上等号?

五、写在后面

从目前官方渠道公开的信息来看,虽然也涉及无权代理、表见代理、伪造公章、诈骗、虚拟财产、财产性利益等一系列法律概念和问题,但本案难点并不在于法律适用而在于事实认定,除了腾讯和老干妈“享有盛誉”外,本案基本无其他特殊之处,不属于疑难复杂新类型案件,法律关系也较为清晰。另外不得不说的是,最终通过司法过程查明、认定的事实可能并非完全的客观事实,而对于两家公司,因事件发酵带来的收益(亦或是损失)恐怕已经远远超过那区区一千五百万,商业逻辑与生活逻辑、法律逻辑很多时候并不在一个维度。所以,作为吃瓜群众,特别是吃瓜的律师,时刻保持客观、理性和独立的判断力,才是最重要的。

联系我们

contact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