琴岛资讯
< 主页 > 琴岛资讯 > 学术资讯 >
从热播剧《我是余欢水》学法律
作者:沈彦敏 2020-04-30 09:51

 继《都挺好》后,正午阳光出品的《我是余欢水》再次热播,剧情荒诞但极易引发共鸣,一众演员演技又全部在线,虽然有虎头蛇尾之嫌,但仍然颇受好评。出于职业的敏感,笔者发现这部剧同样涉及很多有意思的法律概念和法律逻辑:

一、“复杂”的车祸

本剧开篇,男主余欢水驾驶摩托车发生交通事故,导致同乘的好友大壮不治身亡,这里涉及很多法律问题:

第一,由于事故已经造成1人死亡,如果此时余欢水负事故的全部或者主要责任,他就涉嫌交通肇事罪。笔者认为,这里的“全部责任”与“主要责任”不同于交管部门在作出交通事故责任认定书时分配的责任,换言之,刑事责任的法律依据与行政责任的法律依据并不等同,原因之一是“存疑有利于被告”的原则在行政责任的认定过程中并不能得到体现。

第二,余欢水向警方谎称自己并非驾驶人,假设最终事实查清,余欢水欺骗警方是否构成犯罪?答案是不构成。因为《刑法》并没有规定这样的行为构成犯罪,而之所以没有规定是因为不具有期待可能性。但如果乘车的大壮没有去世,如果现场有目击证人,他们向警方做了虚假陈述,那么就有可能会构成伪证罪、包庇罪,而假如做出虚假陈述的是嫌疑人、被告人的近亲属或同案犯,是否构成犯罪又需另当别论。

第三,多提一点,民法中一个概念叫做“好意施惠”,也叫 “情谊行为”。比如搭乘顺风车、受邀参加聚餐等。此时,不同于合同关系,当事人之间不存在法律上的权利义务关系,也互不具有负法律上义务的意思,一方无权基于这种“好意施惠”而要求另一方履行(类似于“帮是情分,不帮是本分”)。但是,如果造成一方当事人遭受损害,则仍然应当承担侵权责任,不过这需要基于个案案情进行分析和论证。

所以,大壮的法定继承人依然有权要求驾车的余欢水承担赔偿责任,请求权基础是《民法总则》第120条以及《侵权责任法》第6条等。

二、低成本的出轨

剧中,余欢水的妻子甘虹发生了婚外恋情(剧中表达的非常含蓄,我们姑且这么认为)。观众在为男主鸣不平的同时也会发出疑问:余欢水发现或离婚后发现妻子(曾经)出轨能不能多分财产?实践中很多律师也都经常接到类似的咨询。

很不幸,相比在生活中,“出轨”在法律上并不受到严重谴责:根据《婚姻法》及相关司法解释的规定,在涉及夫妻共同财产分割时可以“少分或不分”的情形只有“离婚时隐藏、转移、变卖、毁损夫妻共同财产或伪造债务”(不要紧张,平时藏私房钱不算);而无过错方只有在过错方存在重婚、与他人同居、实施家庭暴力等情形时主张损害赔偿才可能得到支持。显然,出轨与重婚、同居并不是等同的概念。

剧中甘虹的法律意识明显要强于余欢水:在得知余欢水可能获得100万元奖金时要求其立遗嘱。这其实也符合余欢水的预期,因为如果不立遗嘱,他去世后的遗产要通过法定继承由他的儿子和父亲继承。同时,留给儿子的这100万元,起码在法律上是能得到保护的:《民法总则》明确规定未成年人的监护人除为了维护未成年人的利益的情况外,不能处分被监护人的财产,否则即有可能被撤销监护人资格。

三、几件小事

“吕夫蒙现象”

“吕夫蒙”很常见,为了避免陷于男主的困境或从困境中尽可能解脱,还是给各位非本专业读者提几个小建议:首先,丑话说在前,尽量要求打借条;实在抹不开面张不开嘴,避免现金出借,转账时备注“XX向XX借款”,并且在催款时使用“你什么时候把钱还我”而不是“你什么时候把钱给我”这样的表述,避免产生歧义。其次,如果对方微信不是实名注册或者没用本人手机号注册,还是建议短信沟通。最后,保存好原始的存储介质(例如,留存好录音的手机)

有些事不仅仅违反公德

任由宠物在公共场所随意大小便仅仅违反公德吗?其实也违法:《侵权责任法》第84条明确规定“饲养动物应当遵守法律,尊重社会公德,不得妨碍他人的生活”,《物权法》第83条更是明确了业主可以在因排放噪声、违反规定饲养动物导致自身合法权益受损时提起诉讼。所以理论而言,男主可以对电梯里的那位蛮不讲理的女邻居提起诉讼,同理,还有那位不断制造噪音的正在装修的邻居。不过,司法是社会公平正义的最后一道防线而不是最好的防线,打官司费时费力,诉讼还是要慎重。

四、合同

以李姐为代表的人体器官买卖组织似乎很有法律意识,要求准备出卖器官的余欢水与其签署《器官捐赠合同》,理由是买卖器官违法而器官捐赠受法律保护。但是根据《合同法》第52条的规定,以合法形式掩盖非法目的、损害社会公共利益的合同依然是无效的。因此,即使不考虑李姐等人已经涉嫌组织出卖人体器官罪这个问题,剧中签订合同的任何一方都不可能基于这份所谓的“合同”通过法律途径向对方主张权利。

五、在“逆袭”中违法犯罪

余欢水查出胰腺癌后,彻底放飞自我,观众大呼过瘾。殊不知他一连串的举动已经构成了我国《刑法》中规定的数个罪名。

涉嫌罪名之故意毁坏财物罪:

无论是购买假茅台寻求赔偿未果后怒砸小卖部还是对装修邻居的破坏性举动,都可能涉嫌并最终构成故意毁坏财物罪。当然,在数额不足以构成故意毁坏财物罪时,也不排除被装进寻衅滋事罪这个大口袋里的可能性,限于篇幅,不做展开。

这个罪的门槛说高不高,说低不低:多数地区达到人民币5000元即可,剧中男主只是受到治安管理处罚被行政拘留,无非是因为财产价值不高。另外,这里的“毁坏”不限于物理上的损坏或者灭失(例如,在超市里捏方便面或者薯片,只要捏的足够多),也包括效用上的降低和丧失。

涉嫌罪名之诈骗罪:

所谓诈骗,即以非法占有为目的,通过欺诈(即虚构事实或隐瞒真相)的手段,骗取数额较大的公私财物的行为。所以,余欢水在得知自己被误诊后,仍然隐瞒事实真相、四处宣讲以最终获取全康公司奖励的行为涉嫌诈骗罪——虽然全康公司曾有赠与其100万奖金的意图。

有个问题不得不提:如果全康公司知道余欢水误诊的事实,仍然向其交付100万奖金,换句话说如果全康公司不是因为受骗才把钱给余欢水。这种情况下的诈骗应当是未遂而非既遂。例如:张三以杀害李四的意图枪击李四,在仅对李四造成伤害时,李四自杀身亡,显然不能认定李四构成故意杀人既遂。所以如果用理论语言表述就是:并不是只要是在形式上发生了行为人所希望的结果即属于“犯罪得逞”,如果结果的发生不是经过特定的因果过程造成的,也是“犯罪未得逞”。

涉嫌罪名之敲诈勒索罪:所谓兵不厌诈,余欢水得知赵觉民三人丢失优盘后,将计就计谎称优盘为己所得,要求三人向其支付巨额“赎金”,这是一个典型的敲诈勒索:即以非法占有为目的通过对他人实行威胁的方式索取公私财物的行为;另外,因为余欢水实际并没有取得优盘,他通过虚构事实(谎称自己得到优盘可拿钱来换)导致赵觉民等产生错误认识(误认为优盘在余手中可拿钱去换),因此也涉嫌诈骗罪,想象竞合从一重,以敲诈勒索罪论处。

还有个小插曲:余欢水“侵入”工厂被保安“俘获”,保安随后的限制余欢水自由的时间如果足够长,就可能构成非法拘禁罪。所以,生活中,如果出现类似情形,控制作案人后正确的做法是及时扭送公安机关,总而言之,生活中采取私力救济一定要把握好“度”。

六、“坏人们”的罪名

魏广军、赵觉民、梁安妮三人以及徐二炮一伙已经触犯了很多罪名,比较清晰明了,这里不做罗列。但需要提及的是:魏广军一伙使用毁坏刹车系统的的方式故意杀害余欢水构成故意杀人罪与破坏交通工具罪两个罪名(当然,因为只有一个行为,所以想象竞合从一重罪论处);而徐二炮一伙意图使用炸弹杀害余欢水等人只构成故意杀人罪一个罪名。造成这种区别的原因是,魏广军一伙的行为可能危害公共安全,而徐二炮控制的那艘破船地处荒郊野外。

 

联系我们

contact us